神武天帝 - 第4章 家族议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4章 家族议事
    秦尘的身体,恢复了?修为也恢复了?这怎么可能,秦尘星门被夺,不死已经是奇迹了,现在还恢复了修为,似乎比以往还更强了!
    可是,这么杀了沈渊,那可是捅了大篓子啊!
    “快跟上啊!”秦心悦看到秦鑫鑫还在发呆,顿时训斥道:“尘弟似乎不太一样,你看住他,别让他发疯了!”
    “哦哦,好,好!”
    秦鑫鑫立刻跟上。
    “尘哥……”
    秦鑫鑫此刻语气打颤,只感觉双手还在颤抖,追上秦尘道:“你……杀了沈渊啊!”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秦尘泰之若然。
    “他……是沈乘风的独子!”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    “他是沈家唯一继承人!”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啊!”秦尘依旧气定神闲道。
    秦鑫鑫彻底头大了。
    “哥啊,我的亲哥哥啊,你知道,你还杀了他,连族长都只能答应退婚,你还杀了他……”
    “不杀他怎么办?你也看到了,他刚才的模样,我已经退步忍让了,再者,心悦姐姐被退婚,传出去也不好,杀了他,省的污蔑了心悦姐姐的名声。”秦尘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。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    “好了,没什么可是,前面便是家族议事大厅了吧?”
    “嗯!”
    “走吧!”
    秦尘走在前方,秦鑫鑫此刻,满心打鼓,一点底气也没有。
    这下,秦尘可是捅了天大的马蜂窝了啊!
    这……怎么办啊?
    而秦尘心中则是明白,因为他,凌家和楚家才有这么多麻烦事来,这一系列的事情,不能让父亲帮他扛。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的他,觉醒了九世记忆,与今生融合,可以说是真正的他,彻底的他,再大的风浪,他九生九世都见过,这一次危机,不算什么,坦然面对便是了。
    既然凌家和楚家,已经是明面上与他们秦家撕破脸皮,沈家是跟着两大家族的,那就让他,把这脸皮撕得更大一些。
    至于后续该如何,他心中,已有所决策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此时,秦家议事大厅内。
    主座位上,一身黑色长衫劲服的秦苍生,面若刀削,端然正坐,神色略显悲恸,下方左右各有几道身影坐定,也有一些年轻子弟站定。
    仔细看去,左右两侧,各有三人,气息沉厚。
    “族长!”
    左侧领头老者,一身黑袍,白发苍苍,声音苍老,老神在在道:“此番,秦尘竖子,侵犯凌菲菲,使得我们秦家,名誉受损,更是被凌家逼要索赔,让沈家退婚,与楚家决裂,可谓是损伤极大,必须严惩!”
    “大长老说的没错!”
    左侧第二位长老开口道:“秦尘此子,身为家族少族长,做出此事,应该驱逐出家族!”
    “对,驱逐出家族!”又一位长老附和道。
    “大长老!二长老!五长老!”
    右侧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来,道:“现在,尘儿生死未知,考虑的不应该是他的问题,而是凌家咄咄逼人,我们该怎么办吧?”
    “而且,尘儿侮辱凌菲菲的事情,全是凌家一口之言,我们至少该听听尘儿怎么说吧?”
    “一口之言?”
    大长老顿时喝道:“秦远山,你是秦尘二叔,也不能这么偏袒他吧?那楚凝诗,可是一直和秦尘关系极好,自小定亲,乃是秦尘未婚妻,她亲自作证,这还是凌家一口之言吗?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秦远山此刻也是难以辩解。
    原本这件事,放在谁都不会信的,可是偏偏,楚凝诗作证,楚凝诗不仅自小和秦尘有婚约在身,更是青梅竹马,关系极好。
    这就导致,整个凌云城众人,都相信此事的真实性了。
    “当然是凌家一口之言!”
    正在此刻,大厅之外,一道身影跨步而来。
    正是秦尘!
    “尘儿!”
    此刻,秦苍生猛然间站起身来,原本悲痛的表情,顿时变成震惊,欣喜。
    “父亲!”
    投给父亲一个放心的眼神,秦尘拱了拱手,继而看着众人,道:“二叔,诸位长老!”
    “事实经过,是楚凝诗与凌家勾结,诱骗我离开凌云城,进入凌云山脉,继而凌世成、凌天父子二人,将我掳至凌府,凌世成亲手剥夺我的星门,给他儿子凌天!”
    “楚凝诗此女,亲眼看着我星门被夺,更是看着我在雨夜之中,孤苦伶仃无依靠,任我自生自灭……”
    “凌世成父子更是将侮辱凌菲菲此等无中生有的事情,嫁祸到我身上来,辱我名讳,掩盖剥夺我星门的事实!”
    秦尘看着众人,掷地有声道:“这就是真相,凌家就是为了我觉醒的星门!”
    原本秦尘懒得和这些家伙解释,可是这件事情,必须要给父亲一个答案。
    “笑话!”
    大长老此刻喝道:“那凌天,天赋傲人,不低于你,因为你的星门,甘愿与我秦家为敌?”
    “再说,楚家与我秦家交好数十年,怎会做出此等事情?我看就是你秦尘做出天怒人怨之事,现在怕了,推脱责任!”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位长老皆是议论纷纷。
    “大长老!”
    秦尘刚想开口,秦苍生此刻却是说话了。
    “秦尘,是我秦家子嗣,大长老不信任他的话,却只是一味的信任那凌家父子和楚凝诗的话,是何意思?”
    秦苍生的话,说的很缓慢,可却很沉重,秦尘,是他的儿子!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本就有蹊跷,尘儿星门被夺,凌家父子不安好心,楚家伙同,不是没有可能!”
    秦苍生听到秦尘的讲述,怒火已经是燃烧,凌家,欺人太甚!
    自己儿子,被剥夺星门,还被人诬陷,雨夜之中,秦尘孤身一人,想到那副场景,秦苍生便是一阵心痛。
    “族长,您这么说,未免太偏袒自己儿子了吧?”大长老阴测测道。
    “偏袒?”
    秦苍生看着大长老,顿时喝道:“秦雷山,你虽是大长老,可是这偌大的秦家,我想,还是我秦苍生这个族长说的算吧?”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厅内的气氛,颇显剑拔弩张。
    “哼,那凌家要求的赔偿,以及沈家退婚这两件事情该如何?总该是有人负责吧?”
    秦苍生再次强硬道:“凌家想要赔偿,那就派人来拿,只要他敢来人,我秦苍生奉陪!”
    “至于沈家退婚……”
    秦苍生看了看一旁的秦远山。
    秦远山不仅仅是他二弟,更是在家族内对他极为拥护的主事人之一,这件事情,是她女儿秦心悦被退婚,对自己二弟,确实是说不过去,颇有亏欠。
    “沈家退婚,已经不可能了!”
    秦尘此刻却是慢悠悠开口。
    “沈渊被我杀了,沈渊身死,算是我们和沈家婚约自动作废了!”
    什么?
    秦尘此话一出,整个议事大厅内,彻底沸腾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