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萨罗人鱼 - 分卷阅读8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德萨罗人鱼 作者:深海先生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德萨罗人鱼 作者:深海先生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物件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终于确定莱茵是认真的。这条船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救我!

    “莱茵,你别乱来,我可是你的学生!”

    我吼叫了一声,几乎像兔子一样蹿跳着挣扎起来,可是与他的肌肉力量相差太悬殊,每一寸可活动的余地都被限制得微不足道,除了我光不溜秋的臀部还可以扭动。但我宁可不动那儿,因为那根引诱简直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假如你愿意,德萨罗…我忍了很久了,”莱茵用一种半威胁半商量的的口吻说道。他像警员逮捕罪犯那样把我的双手按在身后,腾出一只手,拨开我后颈的头发,“从你选择我作为导师的那天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假如你顺从我,我可以把让人鱼研究的项目获得政府的支持,你将会成为世界闻名…,成为比华莱士和达尔文还要杰出的生物学家。”

    我足足为这句话而呆了几秒。并非因为我受到了诱惑,而是我未曾想到,我心目中出色而优秀的导师和搭档,一个我曾仰视的人物,竟然会这样赤裸裸的利诱我。而可笑的是,他要换取的是我,他的学生,一个男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是我一直以来活在了学院派的世界里,而忽视了现实的肮脏与残酷。

    “你默认了,德萨罗?”莱茵抚摸着我的胸口,语气中染上了一丝得逞的意味,他低头吻上我的脖子,叹道:“你真香啊,香得简直叫我舍不得品尝。”

    我触电似的躲开头颅,一股被羞辱的恶心感叫我怒不可遏,奋力的挣扎起来:“我拒绝!莱茵,我拒绝这种肮脏的交易,更拒绝继续做你的学生!我宁可退学!你这个无耻的混蛋!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,我给你拒绝的余地了吗?”

    莱茵忽然大笑出了声。他擒住我的双臂,将我拉得翻过身来,大手扳住我的后颈和头颅,迫使我不得不仰起头来,与他的脸相对。我毫不避讳的直视着他,咬紧牙关,使自己的面部轮廓显得硬朗一些,让他清楚的认识到我并非一个弱者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,在精神高度上和道德上足以俯视他的学士:“我拒绝。莱茵。别让我鄙视你。”

    他那种侵占而威胁的笑容在我的逼视之下慢慢敛去了,神色隐忍而压抑。他的眉头抽搐了一下,凑在我耳边道:“德萨罗,你太单纯了,总有一天,你所认为的高尚会在现实的残酷面前倒塌,你会臣服于我。而我,等着那一天。你这个可爱的样子,让我几乎要爱上你了…”

    莱茵侧过脸来,像是要吻上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撇开头想躲,用力过猛撞在了背后的门板上,头颅一阵生疼,只觉得周遭天旋地转。就在这时,脚下竟然真的猛烈摇晃了起来,一股似曾相识的异香从空气中飘了过去,浴室里突然啪地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我什么也看不清楚,却感到莱茵离开了我的身体,简直是被一股力量拽开的一样突然,紧接他在一片漆黑中发出一声闷哼,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。

    “暴风雨!暴风雨!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水手们遥遥的大喊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,猛地撞开了浴室的门,甚至来不及捡起浴巾,赤着身子就跑了出去,冲回了自己的舱室,紧紧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窗外风雨大作,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吹枯拉朽,吹得整艘船都在剧烈颠簸,玻璃上布满了横飞斑驳的雨线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我扶着床栏在床上坐下来,拾掇干净的衣物穿上,然而就在我套上衣的时候,我突然看见一道黑影从窗外的雨雾里飞快的掠了过去,速度快得非人,我心想大抵是船上的什么东西被风刮跑了,可将衣服套上后,在这短短的几秒间,我竟然在窗户上发现了一个诡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窗户的水汽上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手印,可是指缝间的印子却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是,人鱼的蹼爪。

    tbc

    第7章 chapter7暴雨惊魂

    chapter7

    我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,那个印子又荡然无存了,让我不禁心疑自己是幻觉,走近了些仔细查看窗子,抹了抹冰凉的玻璃。那里的确什么也不存在,只有交织的雨痕。

    我大概是真的疲劳过|度了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额头,看着窗户外的风雨愈演愈烈,再清楚不过,这种天气最好的状况是待在室内,出去既帮不了水手们,而且会徒增落海的风险。而此时我的头脑昏昏沉沉犹在梦中,也没任何精力思考其他,一头卧倒在了床|上,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,忽然被一阵湿冷的寒风吹得醒了过来。睁开眼时,我发现舱室内一片暗沉,天色阴郁的像莫斯科濒临极夜的那几个傍晚,是暗沉沉的红色,如同浸透了血。桌前的那扇窗子不知何时打开了,凛冽的海风呼呼的往室内灌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喷嚏,急忙起身将窗子关好,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头顶墙上的夜光钟。

    才过去仅仅半个小时而已,怎么天色就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我奇怪的心想,顺手拧开了桌面的台灯,反光折射在钟的玻璃面上,我的目光不经意掠回去了一眼,却如同被粘住了一样,定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玻璃钟面映照着我背后的位置,门后的阴影里,藏着一道黑|黑|的影子,两点幽幽的亮光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我的肾上腺素霎时间上升到了极限,毛骨耸立。

    人鱼,竟然在我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我的呼吸仿佛失去了,身|体则像是被胶着在了原地,只听见背后人鱼那种从喉腔发出的低鸣声愈来愈近,台灯闪了几下,发出嘶的一声,四周顷刻重新沉回黑|暗里,一股潮|湿的气味已经在背后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de…sah…row…”

    那音节竟像是在呼唤我的本命一样,一只湿|淋|淋的蹼爪搭到了我的肩膀上。我猛地打了个寒颤,身|体比头脑更快,我扶着桌板一跃而起,以平时从未有过的敏捷速度,一把推开窗翻到了外头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伙计们!救命!来人啊!”

    我跌跌撞撞的在足以蒙蔽视线的雨雾里疾奔起来,却没有看见一个水手的踪影,连莱茵也不见了,船长室里的昏暗的灯光忽明忽灭,诡异无比,我仿佛正处在一艘幽|灵船上,偌大的三层船舱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