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疯狗与公主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疯狗与公主 第96节
      对萧岁安,他有着极其强烈的占有欲,而她这个皇兄在她心里极其重要,她脑子里全部都是“救皇兄”,这着实让他嫉妒。
      若是可以,谢珏会选择杀了他。
      但如今,他不仅杀不了他,还不得不救他。
      不得不和他联手。
      谢珏那一声“萧大将军”落下时,萧淮安咽下一口血唾沫,循着声音狼狈抬头,看向面前之人。
      一身锦衣华服,腰佩长剑,站在他面前的青年俊美异常,那白玉般的皮肤在牢房昏暗的光线下依然显得无比通透。
      那是一种带着寒气的白,他的肤色在昏暗下白到发冷,那薄唇却鲜红,交织出一种危险又诡异的美感。
      此时此刻,他淡淡立在萧淮安身前,萧淮安抬头与他对视,那双深邃的桃花眼望去风流潋滟,在着这昏暗下却异常地锐利明亮,仿佛能刺穿人的皮肉心脏。
      谢珏的确生的俊美昳丽,但此时此刻的他站在昏暗之中,森冷又诡谲。
      令人心生惧意,浑身发寒。
      萧淮安抬眸看了谢珏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,沉稳面色不改。
      谢珏入京和谈之事,他已从赵舟这知晓,幽州之事也从他也从赵舟这听说。
      萧淮安亦是知道,若非他故意为之,他妹妹岁安如何会知此事,他又如何会仅带三百骑兵去突袭粮仓。
      故意为之,受其百箭,着实是疯子才会做的事。
      幽州拿下,周国便是囊中之物,根本无需和谈,他又为何要入京和谈。
      萧淮安轻皱眉头,沉毅的面上却波澜不显。
      他单刀直入地问:“幽州拿下,周国唾手可得,你又为何要入京和谈,究竟有何目的……你,对我妹妹有何企图?”
      “企图?”谢珏背手,在牢房内缓缓踱步,笑意森然,说出的话张扬又狂妄。
      “周国的确唾手可得,我留着周国不破,不过是因为你那个妹妹罢了……不然,你率军连年侵我郢国,我定要你们周国血债血偿。”
      谢珏说这话时彻底敛去了笑,他居高临下迫人深重,那双猩红的眼眸里杀意凛凛。
      萧淮安垂了垂眉眼,并未否认谢珏的话。
      因为,这一切皆是事实。
      “萧大将军没话说了么。”谢珏讥笑一声,掀开袍摆,手撑着膝盖俯身,半蹲在萧淮安面前,与其平时,目光恍如利剑,简直要将人刺个鲜血淋漓。
      “征战非我所愿。”萧淮安垂眸,古井无波的眼底流露出丝丝痛苦之色。
      “不过是为了我那可怜的妹妹罢了。”
      牢房内霎时死寂,落针可闻。
      良久,谢珏起身掸了掸衣袖,冷声笑:“我知道,不然你活不到现在。”
      “我今日来,也是为了你妹妹,为了岁安。”
      萧淮安低垂的头缓缓抬起,伤痕纵深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情绪。
      “你想如何?”萧淮安低声问。
      “我想如何?”谢珏扯了扯唇角,低头把玩着手中利剑,剑刃出鞘,一道道冷冽剑光闪过他眼眸。
      谢珏冷声而语:“我不过想替我的小姑娘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。”
      “我不过想要那皇帝狗命而已。”
      当着萧淮安的面,谢珏肆无忌惮地说出了此话——诛杀他们父皇。
      萧淮安听后却异常平静,甚至以一种合作者的目光看他。
      谢珏了然一笑,继续道:“我可以助你改朝换代,助你登基,周国会在你兄妹的统治之下。”
      萧淮安沉默片刻,而后问:“你要什么?”
      “我要什么?”谢珏轻声重复着这句话,像是在问自己,随即长睫垂下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他的笑里竟透着几分温柔。
      他低声轻语:“我要的……至始至终不过一个萧岁安而已。”
      【📢作者有话说】
      等我修改一下
      第61章 正文完结
      ◎一如初见◎
      “岁安?”
      萧淮安莫名笑了下。
      他背靠墙壁硬撑着站起, 走至谢珏面前与他平视。
      硬朗的面容满是伤痕,看去却不显骇人,他周身气息都极是平和。
      此时此刻, 萧淮安平和地看着谢珏,温沉的话里无波无澜, 却隐隐可听到一丝嘲讽, “你手段卑劣绝非良人,不过心狠手辣, 惯会用权势迫人,才让岁儿困在你身边, 无法逃脱。”
      “你配不上她。”
      “我非良人么。”谢珏冷笑。
      他修长的手指摩挲剑柄, 开始还漫不经心,下一刻便五指紧握青筋暴起, 那剑光寒寒闪过两人眼眸。
      剑刃出鞘, 眨眼之间, 那柄长剑便横在萧淮安颈间。
      剑刃割着皮肤, 鲜血飞溅, 谢珏只一用力, 便能割下萧淮安头颅。
      萧淮安面上却无任何变化,甚至温和轻笑之间, 眉眼间还带着隐隐的挑衅。
      谢珏墨眉一拧, 手上用的力重了一分, 血流得更多了,但萧淮安面上依然无任何变化。
      “萧淮安, 我不杀你已是仁慈。”谢珏狞笑, 桃花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意, 将他瞳孔染成了兴奋的红。
      “前期你率军连年侵我郢国, 看在岁安的面子上我不灭你们周国,事到如今,你的命还捏在我手里,你有什么资格同我说这种话?”
      萧淮安沉默不语,任凭脖子这里的血汩汩流出。
      谢珏并未收剑,笑更冷了,他微抬下颚,目光里尽是不屑。
      “你说我手段卑劣,心狠手辣,你这个皇兄又当得如何?一个侵略别国的国家,需要靠送公主和亲的国家活该覆灭,你们一个是送自己女儿去和亲的父皇,一个是让自己妹妹去和亲的皇兄,又高尚到哪里去?”
      谢珏这话落下,萧淮安平静的面色一瞬崩塌。
      这些话无疑往他心上重重刺了一剑。
      “我没有!”萧淮安撕裂大吼,瞳孔里血丝泛起,因过于激动,脖子蹭到剑刃,流出的血更多了。
      “萧淮安,你不配当她皇兄”
      谢珏嗤笑一声,继而收回了剑。
      雪白剑锋已被鲜血染红,鲜血顺着剑锋蜿蜒流下,又滴答滴答落在地上。
      “若我是你,我绝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。”谢珏冷冷看了他一眼,目光如寒如星,冰冷彻骨。
      “在她被关进笼子后,我便会提剑斩下那狗皇帝的头颅。”
      “而不是等到现在。”
      萧淮安沉默不语。
      谢珏这句话精准无比地刺到了他要害。
      他脖子的血汩汩流出,混着泪水的眼泪却是比那血还要红。
      “我今日来不是和你商量,而是你没得选。”
      “周国我可以不灭,狗皇帝我一定要杀。”
      “萧岁安……也一定得是我谢珏的妻子。”
      谢珏收剑转身,他机械地偏了偏头,话说得嚣张又狂妄。
      “周国大军驻扎城外,我会让人放你出去,出去后你联合旧部,今日子时三刻,改朝换代。”
      “周国以后便是你们兄妹的天下,但那狗皇帝的命……”
      谢珏森然一笑,话声锋利如刃,令人胆寒。
      “得给我。”
      ——
      谢珏和萧淮安联了手。
      谢珏的确没有食言,他救了萧淮安,也放了萧淮安。
      子时三刻,驻扎在外的周国大军长驱直入,进了周国上京城,直抵宫门。
      萧淮安率旧部与其汇合。
      皇帝早已不得人心,百姓怨声载道,朝野上下亦是苦其久矣。
      萧淮安在朝势力遍布,在百姓和朝臣中极有威望,他久经战场,朝中将领又多是他部下,因而皇宫布防对他们而言便如一张破纸。
      在黑压压的大军前,御林军首领几乎是跪地倒戈,大开宫门。
      大军杀入宫中时,周国皇帝还躺在床榻。
      萧淮安并未入殿,只立在殿外,沉默片刻后,便转身而走。
      殿内的谢珏一剑划开明黄帐幔,在周国皇帝睁眼时,一柄利剑横在他脖子。
      周国皇帝大骇,瞳孔震惊涣散。
      而当他以为那剑将将刺穿他喉咙时,正要大呼救驾时,一森寒的诡异笑声传到他耳边。
      涣散的瞳孔瞬间缩成针尖大小。
      “醒了啊……”
      “可以扔进狗笼了。”谢珏轻描淡写,上扬的桃花眼隐约泄出戏耍之笑。
      好似,这是一件供人取乐之事。